柳公权“三谏”显风骨

发布日期:2018-06-19 19:00  来源:中国组织人事报  作者:  阅读次数:  [字体:    ]

“颜筋柳骨”,这是个众所周知的名词,其实,唐朝著名书法家柳公权不仅书法用笔骨力劲健,有“柳骨”之美誉,而且,作为唐朝大臣,他的三次进谏更是流传青史。

《资治通鉴》卷241记载,唐宪宗元和十五年(820年),才即位的唐穆宗见到柳公权的书法,很喜欢,就提拔他担任侍从官——翰林侍书学士。有一次,唐穆宗问柳公权:“爱卿的书法为什么能写得这么好?”柳学士回答:“书法的用笔由写字人的心来掌控,人心正,那么,书法用笔就正,书法就会尽善尽美!”皇帝一听,想想当时政局不稳、藩镇割据、人心混乱的情形,以及自己即位以来举动,就明白柳公权是以用笔的道理劝谏自己:为人要正,治国理政的格局也要正,只有“正”才能成就完美,让人喜爱。唐穆宗顿时发窘,此后,稍稍收敛了些荒淫乖僻言行。

柳公权第二次有名的进谏是在唐文宗年间。开成二年(837年)四月的一天,唐文宗在同中书舍人、翰林学士柳公权等几个亲近大臣闲聊时,忽然将自己略显黯然的衣衫袖子对柳学士说:“我这件衣服已经浆洗过三遍了!”唐文宗是在显示自己的俭朴。在场的朝臣都很灵光,“皆美上之俭德”,只有柳公权没有说话。唐文宗就询问他,他回答:“陛下贵为天子,富有四海,应该把精力放在选拔任用贤能官员、黜免奸佞和不称职官员,采纳好的治国理政谏言,严明国家赏罚规定上,这样才可以实现稳定繁荣的国家局面。穿着浣濯了多次的衣服以示节约,对于国君来说,那是细枝末节的事情!”尽管唐文宗被他说得很尴尬,但是,柳公权话说得在理,当时,正是“甘露之变”后,除了藩镇割据加深,宦官奸佞又把持了朝政,而唐文宗一无所为。所以,唐文宗就坡下驴,表扬柳公权讲得有道理,有谏臣风骨,让他在原官的基础上再兼任了整肃批评朝政、专掌言论的谏议大夫一职,以示褒扬。

柳公权的第三次有名进谏是开成三年(838年)十一月,唐文宗问柳公权近来皇宫外有什么新话题。柳学士如实回奏:皇上任命金吾大将军郭旼为邠宁节度使,“外间颇以为疑”。皇帝说:“郭旼是中兴功臣郭子仪的侄儿,又是郭太后的叔叔,工作兢兢业业从没出过差错,由金吾大将军转为一个小地方的节度使,这毫不足怪,皇宫外还有人反对?”柳公权回答:“其实,并非是说郭旼没有资格担任节度使,皇宫外传闻陛下近来将郭旼的两个女儿接进了宫里,不知是否真有其事?”唐文宗承认确有其事,是郭旼两个女儿来皇宫见郭太后的。柳公权接上话头说:“皇宫外的人哪里知道这些内里情况,都传言,郭旼将两个女儿进献给皇帝以换得节度使官职的!”唐文宗顿时一愣,低头沉思了好久才问柳公权,应该如何处理这件事。柳公权回奏:“只有一个办法,将郭旼的两个女儿送归郭家,那么外面的风言风语自然会消散。”当天,唐文宗就请郭太后将郭家两位小姐送出了皇宫,谣言果然立即烟消云散。

柳公权通过进谏阐述了人生道理:为人要心正,有格局;做事要务实,讲章法;处世要磊落,不欺人。同时,“三谏”也展现了柳公权不佞言媚上求宠进位,而是忧国忧民、敢于说真话的士大夫的高尚品格。

 (摘编自2015年7月2日《泉州晚报》 李晓巧/文)




上一篇:运用大数据提升识人精准度

下一篇:容错不是乱为的“保护伞”



版权所有:湖北省公务员局 地址:水果湖路10号 电话:027-87231163 湖北容错技术支持 邮编:430071

COPYRIGHT 2017 HUBEI PROVINCIAL BUREAU OF CIVIL SERVICE ALL RIGHTS RESERVED

访问统计:    鄂ICP备05017374号     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1810号